• 沒有怎麽,只是不知道怎麽去定義妳。

    2010年01月29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mmaing-logs/57363813.html

     

      如果時間空間事情能變得清楚壹些該有多好呢。
      每天晚上睡著的時候感覺很糟糕,仿佛全世界都砸碎在我身上壹樣,但早上起來轉眼又感覺很好。
      我知道我這樣不對不好,除了找壹個陪我打發我的無聊時間我還有很多很多的事情去做。可是很多很多的事情怎麽突然就攪亂在壹起變成透明了。
      我好像是失憶了吧,我要做什麽來著。我都不記得了。
      在無錫的時候總感覺很反胃,看熙攘的人群很反胃,看糾結的人際關系很反胃,看缺愛的人看得很反胃。我是不是應該要哭壹哭,我沒熱情生活了,可是好像事情也很難讓我哭了。
      可是那天跟思打電話,剛把寢室門關上,馬上撐不住坐在地上開始哭,那個時候的樓道沒有貓,也恰好沒有人來來去去的走,明明能感應到我的燈也沒有亮。我就迅速地在樓道裏哭完了。能哭我應該還是要笑的,這麽多偏執的情緒至少我還能完成哭這壹樣。
      其實我是有沖動跟妳說什麽什麽什麽的。但是我怎麽開口,但是妳怎麽說。這樣想啊想啊就錯過了。如果壹開始就有勇氣說出口可能就不壹樣,但是沒有壹開始了。如果我把妳當成完全的朋友不多想,那就壹輩子都這樣了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