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月的最后一天。

    2011年03月31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mmaing-logs/113403191.html

      一段话,我总是不知道要怎么开头才好。有时候断断续续的从中间的位置突然想出来不得不倾吐的一大段,前面跟后面却没有办法连接,导致中间想出来的不得不倾吐的一大段也无从说起,然后自己就忘记了它不得不倾吐的重要性,也就不想倾吐了。我已经这个状态很久了,没有办法坚定清晰的说出想说的话。有时候我把这种情况归结于暂时的混乱或者是情绪与气氛的无法描述,但是大部分时候我自己明白,是我自己无法面对那一部分。因为我自己无法面对,所以我知道别人也无法面对,但是于某种情况下,有些话它有它存在的必要性,尽管它没有面对到它自己的本质。有时候事情就是这样,或许我这样说有些不太对,因为你以为它在逃避的那一部分说不定正在偷偷接近本质。像我,拼命把自己归结于没有爱上哪个人的状态,是因为我自己在提醒自己不要爱上那个人,这便更加接近事情的本质了。而其实那个人是我不能爱的嘛,不是,我爱他当然可以。但是这样结局就会很不好看了。

      我常常想,一个人在遇到一个异性,不觉得他或者自己在一个让人不舒服甚至恶心的状态这样的几率到底有多大,不是,或许我们要求的不仅仅是舒服而已,我们要求要特别,非常特别。我懂我不够特别的,因为我总是试图让自己出于一个平衡的状态。极其平衡的状态跟特别是矛盾的。我又想要自己特别却也极其追求平衡,这本身就很矛盾,所以我懂我做的不好,或许我要让我自己在极其平衡和特别中做个选择,这样才能说服别人爱上我。

      清明寝室里又只剩下我一个人。在找旅馆住的时候看到超级好的套间,找吃的东西的时候看到大份的套餐,或者提到某个敏感的地方,这些都在敲着我的头,一遍遍的提醒我我是一个人。这样或许能使我早日清醒,或许能让我突然歇斯底里,或许也有其他的可能性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它在敦促着某些事情的发生就好了,我就受不得事情没有进展的样子,这点或许跟一个人很像,我突然想起来的,原来我们莫名的还是有很多地方相像的,有不同我也许明白但不想说了。总之一个人多待会可能是有好处的吧,以后的生活才能容纳别人,我是这样想的。我没有失望只是稍微有些沮丧,具体的原因我也不能说清楚,或许是跟又要去上海有关系吧,但是或许更多的关系是一个人。最不喜欢一个人的人偏偏一个人待的时间最多,花时间做自己又爱又恨的事情,不错的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