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天完成上午的课之后回到寝室还是想打开电脑看看什么,
    就算什么也不做,只是到处看看也觉得比较充实,
    我喜欢今天下午清闲的书法课,还有像个书呆子样的院长
    每次拿个笔勾着个脖子写字的样子真是可以了。
    我还喜欢冬天,
    如果它不冻到我手脚冰冷不让我皮肤干燥脱皮不叫醒我的睡着了的食欲就更好了。

    昨天把新的GG看了,BC又在一起了。
    那些本应在一起的人仿佛怎么拆都拆不散,
    不管表现得多么夸张,甚至都憎恨对方了,可是还是拆不散。
    这么多类宿命的东西发生在一个地方,那个地方只可能是连续剧了。

    突觉要做的事情有好多
    突觉我真的好渺小好渺小好渺小好渺小好渺小好渺小好渺小好渺小
    那些个强大的人到底是看上去强大还是真的就那么强大呢。

  • 看别人幸福有感。

    2010年10月29日

      感觉就像吃橘子一样,尽管吃完以后胃酸上涌有点不舒服可是觉得很开心。
      天气转凉了变干燥了,好像生活也变得越来越难过,但是有这么多人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这一刻觉得最矛盾最贴切,这么多人失去这么多人得到。
      但是看到得到的人,觉得自己也为他们感到幸福。
      幸福的机会不多你们都要好好把握啊。

  •  

      感觉最近我真的变得很奇怪。是有点类似于孤僻老人的那种奇怪。对人也开始变得刻薄,这都是我自己的感觉。以前有好多事情都不在乎不去想了,但是没有了寄托之后又开始了,变得刻薄什么的。本来今天下午跟同学约好了出去的,结果早上我很早醒来,满心欢喜想着下午可以出门,结果她说不想去了。我随口就说那就不去吧。可是心里失望得一米。把电脑打开,什么都不想做。把书翻开,什么都不想看。约莫十点多的时候室友谈恋爱的谈恋爱,出门办事的出门办事,寝室里又只剩下我一个人。怎么感觉好像世界都只剩下我一个人。

      看frida的画其实都不敢仔细看,稍微一专心就看得我一阵难受。但是还是忍不住想看。当做是最近恶心难受状态的极端疗法吧。

  • 我希望。

    2010年10月22日

     

      我只是希望在我还愿意信任和坚持的时候,恩。
      只是现在怎么说呢。
      好像已经没办法相信了。

  • 下午我不想去上课。

    2010年10月20日

      上午在上过五节课过后我拖着我低血糖快要虚脱的身体在食堂海吃了一顿,回到寝室的时候已经是一点了。我勒个去,一点半就有课啊。这让习惯睡午觉的我情何以堪。昨天晚上去过摄影社的第一次活动,其实感觉还不错。看到迪姐男朋友,也不错,只是看到别人的爱情,心里还是一团乱,本来是想要新的开始的,结果更加混乱了。跟别人说也说不清,很着急就回寝室了。晚上的风实在是冷,回来感觉又是将要虚脱,早早的就睡了。我居然连十五分钟睡眠模式的歌都没听完就睡着了,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大早上了,看看手机正好是要起床的时候了。睡得左眼有点点不舒服,我最近总能在左眼眼皮里面摸到一个小凸点,我会不会瞎了之类的想法又开始产生了。说到奇怪的睡眠,我发现当我的生活出现变动时,睡眠是最直接最不可控制的表达方式。之前也是,早上五点准时醒过一阵。然后也是,早上七八点准时醒过一阵。现在是,晚上十一点准时困。当在无锡的生活出现问题时,我出奇的想回家,我想看到我的爸妈还有朋友。那天去上海火车站的时候,我几乎就想买张动车票直接回家了。可以回家又能怎么样呢,不过是短暂的逃避,我还是会要回无锡的。我真的真的真的是不适合离家的人。我无比热爱我的家人朋友。想哭了,真的要去上课了,我还没睡觉的。而且外面风呼呼地吹得好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