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谁说什么我都听不进去,甚至连你都不行。我已经退不回去了,我只能不停的躲,可是我在躲什么呢,不是躲你啊肯定不是,你不需要的,我在躲我自己。我不能接受自己。自从一个关卡出现错误以后我就再没找到过正确的路,只是不停的挥霍。我对好多人太坏,虽然也有好多人对我很坏,但是我对对我好的人太坏。每次看到校园里面一对对的情侣,我真心都在心里大嘴巴抽自己,真是我这人太操蛋了,说什么觉得同年纪的男生太幼稚我不喜欢,其实是我不敢面对我们共同的困惑,我没办法解释自己的困惑没有办法容忍你有和我一样的困惑,从不妥协,也不想办法应付。所以活该别人都得到幸福我得不到。

      到目前为止,在我很需要他/她的时候他/她出现了的只有思爷跟我爸妈。我跳脱不开过去的生活,也化不开未来。过去未来现在就如一团被烹饪过头的废材食物,要吃也能勉强吃下,但是大部分人看到可能都只会欸呀一声就丢掉。

      我尝试让自己什么都不想,这样就不会变糟。

     

  • 夏天的味道。

    2011年05月09日

      立夏和连续几天三十度以上的高温告诉我,夏天是真的来了。于是我在我自己身上闻到了一种只有夏天才有的特殊的焦味。最近过的还不错,对西班牙吉他的迷恋在某天晚上被激发便一发不可收拾,买了学西班牙语的书(当然只可能是玩票性质的),思以飞快的速度迷恋上一男纸,又像往常一样很快就放弃了。我的感情生活你还要听嘛,就是那样,只是感觉比之前失望,因为终于认清不是我以为的那样,但是丝毫没办法改变,因为没有促发点。我的生活总是被促发点促发着前进,只有在下一个促发点出现时我才知道我要怎么做。所以目前为止没有办法的就只能这样了。

  • 我期待夏天。

    2011年04月14日

      又到了这个暖和的季节,比起春天我觉得夏天更像是一个可能性的季节。
      世界上这么多人在错过在相爱在争吵在暧昧,
      我不知道我哪一步走错了,可能没走错一直都是对的。我也不知道。
      不过我努力过了啊亲,就这样吧。

  • 三月的最后一天。

    2011年03月31日

      一段话,我总是不知道要怎么开头才好。有时候断断续续的从中间的位置突然想出来不得不倾吐的一大段,前面跟后面却没有办法连接,导致中间想出来的不得不倾吐的一大段也无从说起,然后自己就忘记了它不得不倾吐的重要性,也就不想倾吐了。我已经这个状态很久了,没有办法坚定清晰的说出想说的话。有时候我把这种情况归结于暂时的混乱或者是情绪与气氛的无法描述,但是大部分时候我自己明白,是我自己无法面对那一部分。因为我自己无法面对,所以我知道别人也无法面对,但是于某种情况下,有些话它有它存在的必要性,尽管它没有面对到它自己的本质。有时候事情就是这样,或许我这样说有些不太对,因为你以为它在逃避的那一部分说不定正在偷偷接近本质。像我,拼命把自己归结于没有爱上哪个人的状态,是因为我自己在提醒自己不要爱上那个人,这便更加接近事情的本质了。而其实那个人是我不能爱的嘛,不是,我爱他当然可以。但是这样结局就会很不好看了。

      我常常想,一个人在遇到一个异性,不觉得他或者自己在一个让人不舒服甚至恶心的状态这样的几率到底有多大,不是,或许我们要求的不仅仅是舒服而已,我们要求要特别,非常特别。我懂我不够特别的,因为我总是试图让自己出于一个平衡的状态。极其平衡的状态跟特别是矛盾的。我又想要自己特别却也极其追求平衡,这本身就很矛盾,所以我懂我做的不好,或许我要让我自己在极其平衡和特别中做个选择,这样才能说服别人爱上我。

      清明寝室里又只剩下我一个人。在找旅馆住的时候看到超级好的套间,找吃的东西的时候看到大份的套餐,或者提到某个敏感的地方,这些都在敲着我的头,一遍遍的提醒我我是一个人。这样或许能使我早日清醒,或许能让我突然歇斯底里,或许也有其他的可能性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它在敦促着某些事情的发生就好了,我就受不得事情没有进展的样子,这点或许跟一个人很像,我突然想起来的,原来我们莫名的还是有很多地方相像的,有不同我也许明白但不想说了。总之一个人多待会可能是有好处的吧,以后的生活才能容纳别人,我是这样想的。我没有失望只是稍微有些沮丧,具体的原因我也不能说清楚,或许是跟又要去上海有关系吧,但是或许更多的关系是一个人。最不喜欢一个人的人偏偏一个人待的时间最多,花时间做自己又爱又恨的事情,不错的吧。

  • 这样很好。

    2011年03月21日

      经过几天,或者不是,这样的时间被我自己拉长到很久。我不想说话。尽管觉得别人二比不对,但是我还真就这么觉得了。恶心得我不想说话。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为什么一定要说不是却希望别人一定要说是呐?希望过两天能好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