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

    2010年04月14日

     

     

     

      我其實不害怕世界末日,大家都是要走的吧。
      我來到這個世界上,從一個細胞開始發虛然後變成現在這個有思想有行為的人,很神奇。
      換做以前的我應該會很害怕,但是現在,怎麼說,因為真的沒什麼想要認真去做的事情。
      所以沒有被追命的感覺。我沒有想要抓緊這剩下的時間去做什麽。
      只想讓自己更愛自己一點。
      今天國畫老師又跟我們扯了一上午。我是真的很喜歡國畫老師,兩個都喜歡。
      但是我以後也不會選國畫,我覺得我還做不到什麽都不求,只想畫好一張國畫的境界。
      看兩個國畫老師的畫都畫得很有意思,從一幅畫看人的話都可以看出他們是很平靜開心雅致的人。
      我做不到很愛自己,做不到做自己的事情不管別人怎麼說,做不到只說自己想說的話。
      如果不能面對真實的自己會活得很辛苦。我現在就活得很辛苦。
      從前我總是想,如果有很多人愛我的話,我應該就能勇敢做自己了,我應該就不會想本來的自己不討人喜歡。
      但是我真的會很難過,在別人沒聽我說話的時候,在別人莫名其妙不理我的時候,在別人對我冷淡的時候,在別人對我譏諷的時候。
      當你問我過得好不好,我多么想說我最近好翻了。但是我說不出口。騙人的也說不出口。
      我就說實話,我就說不好,我就是這樣接受你那有些可憐的語氣,哈,這樣啊。
      我覺得越活越回去了,以前有的東西現在都沒有了,以前想要的東西現在也沒得到。
      除了爸爸媽媽愛我愛得依然那麼深刻,我不知道還有什麽沒變的了。

  •   哈哈,这是恋爱中的人眼中的世界。
      但是,还不是我的世界啦。
      我在那什么综合症度过以后心情变得不错,又可以开导别人了。
      跟你,也是跟我自己说,是爱让你们变得美好,所以不要着急,去慢慢度过这个过程吧。
      等待是过程,交往前的暧昧是过程,看似朋友的吃饭聊天是过程,
      只要心里是有爱的你就明白,那些都只是过程不会是结束的。
      大家在春天都要过得很幸福啊,你看这小风和煦的。
      我又开心了,我现在不开心觉得对父母比较有愧疚感,
      因为爸爸跟我说过我们只想你过得开心。
      不管是为了谁为了我自己,我要过得,开心。

  •   曾經很用心喜歡過的人現在又在哪裡。就像曾經很用心流過的眼淚現在的記憶也很模糊。我今天去火車站排隊的時候站我前面的那一堆人裏面有個人好像你啊,我看著看著就出神了。但是已經沒有傷心的感覺了。那一段我想努力記得但是有不想面對的時間仿佛在記憶裏面消失了蹤跡。記憶溫暖卻又不能回憶,它隨時有可能觸碰到該死的那一塊,然後就完全被擊敗了。
      我还是换回来吧,用复杂的繁体字看着看着就看不懂是什么感觉了。我真的很矛盾诶,有些人而卧明明不想喜欢却又希望他喜欢我。我神经了。行了行了,我其实也写不出什么来了现在,自己看着也闹心。睡觉去了。

  •  

      如果時間空間事情能變得清楚壹些該有多好呢。
      每天晚上睡著的時候感覺很糟糕,仿佛全世界都砸碎在我身上壹樣,但早上起來轉眼又感覺很好。
      我知道我這樣不對不好,除了找壹個陪我打發我的無聊時間我還有很多很多的事情去做。可是很多很多的事情怎麽突然就攪亂在壹起變成透明了。
      我好像是失憶了吧,我要做什麽來著。我都不記得了。
      在無錫的時候總感覺很反胃,看熙攘的人群很反胃,看糾結的人際關系很反胃,看缺愛的人看得很反胃。我是不是應該要哭壹哭,我沒熱情生活了,可是好像事情也很難讓我哭了。
      可是那天跟思打電話,剛把寢室門關上,馬上撐不住坐在地上開始哭,那個時候的樓道沒有貓,也恰好沒有人來來去去的走,明明能感應到我的燈也沒有亮。我就迅速地在樓道裏哭完了。能哭我應該還是要笑的,這麽多偏執的情緒至少我還能完成哭這壹樣。
      其實我是有沖動跟妳說什麽什麽什麽的。但是我怎麽開口,但是妳怎麽說。這樣想啊想啊就錯過了。如果壹開始就有勇氣說出口可能就不壹樣,但是沒有壹開始了。如果我把妳當成完全的朋友不多想,那就壹輩子都這樣了吧。

  • 我是太久没有倾诉。

    2010年01月20日

      新博客新生活。是的。悲伤就要过去。你明白的,如果我下决心要开始新生活。:)